湖北高考奇才4次考进名牌大学 因沉迷网络3次被

湖北高考奇才4次考进名牌大学 因沉迷网络3次被

时间:2020-01-10 12:2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周剑

四进名校三被退学

高考奇才迷失在网络与大学之间

湖北一大学生沉迷网络不断旷课屡被退学屡次高考 应试教育的佼佼者在高中和大学的转型中一再失败

23岁的周剑的无疑是一个传奇,2001年他第一次高考上了武汉大学,但随后由于痴迷网络多次旷课而被退学。他复读1个多月后,又考回了武大,但随后“屡教不改”再次被退学。回家几个月后,他又参加高考,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。在华中科大读到大三时他由于学分不够又被退学。接着他第四次参加高考,今年9月份考回了华中科技大学。这种独特的经历,在中国的大学生里恐怕找不出第二人。

周剑无疑是一个高考奇才,在以高考为目的的应试教育中他无疑是最合格者之一。但一进入大学,进入到一个以追求素质提升和以自我学习为主的大学里,他却找不到北,最终迷失在网络游戏中成为了一个转型失败最典型的例子。一个应试教育的天之骄子为何会屡屡栽在注重素质教育的高校里,周剑这个最典型的转型的不成功者不禁引起了我们的反思。

一幅很旧的眼镜架在周剑的鼻梁上,镜架上的螺丝掉了,他在螺丝孔里穿上了一个黑色的钥匙环,特别显眼。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标志。

10月25日中午11时,华中科技大学东校区的宿舍楼喧哗起来,但4楼的一间学生宿舍却非常安静,3名同学正在上网,靠近窗户的一张床铺上空无一人,“这就是周剑的床,他有一个星期没回来睡了。他没有手机,谁也找不到他。”一位同学告诉记者。

对于同学们来说,周剑是个谜,他从来不主动和他们打招呼,也几乎不与他们谈心,只要离开宿舍,就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,属于高校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。

10月26日晚,在“失踪”1个星期后,周剑又不声不响地回到了宿舍,他做第一件事是洗了个澡。

周剑给人的感觉特别内向,甚至到了有些“木讷”的地步,一个问题提过去,10秒后他才会从嘴里蹦出几个字。自从他成为大学生后,他变得让从小就熟悉他的人都有些不认识了,小时候的他是个好动又调皮的人。

中学时期调皮又刻苦

周剑在湖北罗田县的县城里长大,家庭并不富裕,父亲是一名司机,母亲没有固定的工作,周剑是家里的独生子。上小学的时候,一次他逃课和同学去洗冷澡,结果挨了父母的打。上初中的时候,他上课打电玩,结果连游戏机都被老师没收走了。还有一次,他白天在课堂里玩起了蜡烛,还把坐在他前排的女同学的头发给烧着了。

在读高中的时候,周剑有了他的初恋,一位性格很活泼女同学深深地吸引了他。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一起,偶尔在一起打打羽毛球,一起出去吃过饭。“我还牵了她的手。”

“从小到大我没有留过级,算是一个好孩子。”周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,从来没有太让父母操心过。高二分班的时候,他被选入罗田一中的重点班。班上有52个同学,他排名第26名。高考的时候,他发挥出色,考了615分。因为女友的原因,周剑报了武汉大学。

第一次被退学曾经想到死

2001年9月,周剑开始了他向往的大学生活,而他的离奇经历也由此开始。周剑第一次远离父母,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生活。大学里的很多课是在大教室里上,他去不去上课根本没有人知道。“而且有些老师讲得没意思,要靠自己学。”正在周剑感觉大学生活无所适从的时候,他接触到了网络。

读大学后第一次上网的经历,周剑至今记得,“我去了武大旁边的一个网吧,发现一个叫《暗黑》网络游戏很好玩。”从此,网络就没有离开过他的生活。其实,周剑在读高中时接触过网络,但那时他并不痴迷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在课堂里,同学们几乎见不到周剑的影子,“他一般是晚上去上网,白天在宿舍里睡觉。”由于多次旷课,周剑遇到了麻烦,“因为听说旷课超过多少个小时就不能参加考试,结果我就真的没去考,只参加了一两门的课的考试。”就这样,在武大大一年还没有读完,他就接到了退学通知。

“第一次的退学经历对我打击最大,我当时甚至想到过死。我走到了东湖旁边站了很久,那个地方不许往下跳,再走一步就下去了,但我却突然想回去睡觉了。”周剑说。

两进两出武汉大学

2002年五一前夕,周剑退学回到了家里。父母好好教训了他一通,便安排他重新参加高考。在复习了一个多月后,周剑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二次高考。这一次他考了628分,按照往年的录取标准,他的这个分数够上清华、北大了。周剑重返武大,这次他选择的是化学专业,“我感觉学化学挺有意思的。”周剑说。

重返校园后,他重演了晚上上网、白天睡觉的生活,而且还和辅导员较上了劲,“感觉辅导员对我有偏见,我觉得换了一个专业,他会把我当作一个新生对待,但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以前的事情,老是跟我过不去。”

2003年上半年,周剑还没来得及等到期末考试,学校的文件就下来了,他再次被勒令退学。至今,周剑还十分清楚地记得文件上的四个字“屡教不改”,“我觉得奇怪,怎么能叫屡教不改呢。后来我想了想,也不能怪学校,是我不适应那个环境。”

被女友“飞”更疯狂上网

这次父母并没有骂他,只是又帮他安排好了重新参加高考,周剑定下了考名校的目标,想着考进清华、北大。第三次高考他又考出了6 11的高分,“当时考完后就觉得过不了北大的线,调剂时决定不再考武大,已经进过两次武大了,太尴尬了,就来了华中科技大学。”

2003年9月,周剑成了华中科技大学材料学院的一名本科生,开始了他第三次读大一的经历。开学后不久,他刚买的新自行车就丢了,“当时我觉得不爽就跑去上网了。”他仍常去网吧,但这一次他熬过了大一。

2004年4月13日是周剑无法忘记的日子,这一天女友找他过去玩,“但她却请来了她的新男朋友,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那段时间我心里挺难受的,就更加疯狂的上网。”最长一次,周剑在网吧里玩了10天,“困了就在电脑前趴一下。那个时候是1元钱上一个小时,充100元送100元,那次一共花了200元。”

每个月父母都会给周剑400元的生活费,很多时候他都把饭钱拿去上网。为了上网,他一天只吃两餐,在食堂就吃一元钱的菜。两年来,周剑上网的钱超过了4000元。 文/图 本报记者何涛、廖杰华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